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弈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弈客围棋
查看: 847|回复: 6

午夜棋魂

[复制链接]

1577

主题

1595

帖子

490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4905
发表于 2017-6-25 18:26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快乐飞石 于 2017-6-25 20:39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来  信

    谁也没料到,二十岁的曾云突然去世了。接到这个消息后我慌忙打了个电话去验证,当他的妹妹在哭泣中告诉我噩耗后,我才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   我透过窗帘,望着远远的地方。我实在不明白,身体壮得像头牛的曾云怎么会有心脏病呢。

    曾云是和我一起学棋的知交,我们从小玩到大,从没有失去联系。前天晚上在网上聊天时他还说暑假见面时要狠狠地剁我几盘,如今这一切却突然变得遥不可及。

    下午我还刚刚收到他的一封信。我很奇怪他怎么会写信,我们都是已经习惯在网上交流的。

    想到这儿我匆忙取出信打开,里面只有一张围棋棋谱(图1)。这张棋谱跟普通棋谱没有什么区别,是一局网络对局,上面写着:秦枫4d白中盘胜离逝的风1d。“秦枫”是曾云在GHO对弈网站使用的号。

图一.jpg
图1:曾云来信中的棋谱:秦枫4d白中盘胜离逝的风1d
            这局棋双方下得中规中矩,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。但我实在不明白,为什么曾云不直接在网上传过来呢?他寄这张棋谱给我的原因是什么?

    这个“离逝的风”或许知道些什么。于是我便打开电脑,登陆上GHO。一寻找,他不在线。也难怪,现在已经快晚上12点了。

    我点开“秦枫”的对局记录,想看看这盘棋是什么时候下的。对局结束的时间是2004年6月19日23点11分。

    我愣住了,今天是6月21号,而曾云是19号晚12点左右去世的,与他结束那盘棋的时间只间隔了一个小时。也就是说他下完棋后,记下棋谱,然后跑出去发信,再回来倒在床上死去。我苦笑着,为什么要在晚上11点多出去寄信给我,而不能等到天亮呢。

    莫非曾云已经知道自己活不到今日所以才匆忙寄信?这信中就只有那张棋谱,一点文字也没有,难道是他害怕来不及?

    事情越来越古怪,这张棋谱中肯定隐含着一些秘密。

    我顺手点开“离逝的风”的对局记录,和“秦枫”的那一盘对局也是他在这里下的最后的一盘棋。这个号是新注册的,只下过五盘棋。

    正想把它关掉时,我突然发现,在这五盘棋里他都是下黑棋。我再仔细一看,五盘棋他都是在第70手棋认输,还有,棋局结束的时间居然是一模一样!

   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点开每一张棋谱。这五盘棋的每一手,每一步,都跟“秦枫”的那盘棋一模一样。

    11点对局,12点死去?一想到这个,我用笔把跟他下棋的那五个人的名字记下,然后一个个地查找,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在线。

    已经是夜里一点了,我关了电脑,静静地躺在床上,却没有一点睡意。辗转反侧后我又开了灯,找出曾云的来信,仔细地研究着,但依旧没有一点眉目。

    跟“离逝的风”对局的另外四个人是:双飞微雨,萧萧风,阡陌心气神,屠龙绯月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日  记

   

    已经放暑假了,本来打算在学校多住几天,但发生这样的事,我想尽快弄清楚。

    坐在开往杭州的车上,虽然昨夜没有休息,但我的大脑十分清醒。望着窗外不断闪过的风景,我突然觉得人的一生就是一个旅旅途,时间总是匆匆地过去,很快,终点就到了。

    终点真的到了。

    到家后,我放下行李跟家人打了个招呼,便直奔曾云的家。

    “……喂,你是?”通话器中传来悲伤无力的声音。

    “我是肖石。”我轻轻地说。

    门的电子锁“啪”的一声开了。我走进去看见曾云的母亲一个人挂着泪坐在沙发上。曾母低声道:“小肖,你回来了。”

    我嗯了一声,找了个位置坐下。想说些安慰的话,但却都卡在喉咙里。

    曾母道:“云留下了一张字条,说有些东西要你替他保存。”我接过字条一看,那的确是曾云的字迹,但写得很扭曲,估计是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完成的。

    我随着曾母进入曾云的房间,里面陈设依旧,这里的一切现在都变成了痛苦的回忆。曾母从床边搬过来一个纸箱。

    我不看也知道,里面肯定是那些棋书,棋具。

    随后曾父回来了。我陪他们坐了一会儿,说了几句安慰话便回家了。

    因为曾云的事,和父母在一起也没有太多久别重逢的喜悦。匆匆吃完饭,我抱着那个纸箱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   晚上在睡梦中我朦胧地见到了曾云,还有他寄给我的棋谱。

    第二天,早晨六点钟我便从床上翻起来,因为我突然想起曾云在临死前寄托给我的东西,或许能解释我的一些疑惑。

    我打开箱子一看,果然跟我想象中的一样,一副棋和几十本书。我有些失望,因为这些书我再熟悉不过,甚至可以说出是在什么时候、什么情况下得到的。

    我随手抽出一本书,那是《小林光一对局集》。这本书,是本地的一凡书城刚刚开张时,我和曾云一起去买的,我还记得那天我买的是《玄玄棋经》。

    书一本接一本被我拿出来了。我突然看见里面有一本褐色封皮的书,这是一个手抄本,没有书名也没有落款。我翻开了第一页,就愣住了。

    第一页上就是一张棋谱,除了没有注明对局者这外,其余的都跟曾云寄给我的一模一样。

    我突然想起,几个月前,曾云曾在网上得意地跟我说起,他在书摊淘到了一本民国的书,大概就是指这个吧。

    我继续往下翻,原来这是一本日记,记载着一个穷小子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发财致富的经历,只在最后才提到一点跟围棋有关的事:

    “民国十一年,六月初七。今晨,平携一友同至颦山弈棋,青云秀才,衍一长老,亦是同行。吾并不好弈,只是乐山而已。故一人四处游之。至回时,众人已不见,桌上惟有一棋谱,其不辞而别,怪哉。”

    这是日记的最后一页。从语气看来,后面应该还有记载,但或许是时间摧残的原因,后面掉了几页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朋   友


    还想再翻翻,却有朋友来找我了,他的名字叫黄悠。在高中时,他、曾云和我是最铁的哥们,而今物是人非,三条好汉变成了两条。

    黄悠进了我的房间便一屁股坐在地上,还未等我开口招呼,便道:“曾云的死很古怪。”我苦笑一声,把棋谱的事告诉他。黄悠听后一愣,接过棋谱,还有那本日记仔细打量着。

    我忽然想起方才他说的话,问:“你为什么认为曾云的死很古怪?你知道什么?” 黄悠道:“曾云死的那天晚上我恰好也在网上,大概11点多的时候,他对我说了句‘我明白了’,之后便匆匆下线了。”

    “我明白了?他到底明白什么?”

    “整个晚上他就说了这句话,或许他是明白了这个棋谱的寓意。”

    我不说话了,继续翻着那本日记。黄悠突然大声道:“曾云在GHO是4d,他为什么会跟一个1d下棋?”

    我抬起头,这问题我倒是没想过:“是呀,莫非他们是朋友?”

    黄悠没回答,拿过棋盘摆着这局棋,摆着摆着突然说:“你没发现么?”

    “什么?”

    “黑59是大恶手呀!”说着他摆出了一个变化图(图2)。


图2.jpg
5=8
图2:黄悠摆的变化图:黑59下在本图1位,白棋差一气被杀

    白棋差一气被杀!我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不是因为这手棋,而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,曾云跟黄悠说的那句话。

    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   难道就是明白这个?

    黄悠想了一会儿:“应该不是,曾云和‘离逝的风’下的那盘棋跟我们摆的不一样啊?”

    我不甘心就这样毫无收获,又点开了“萧萧风”等四人的对局记录。这次我看到了一件很古怪的事,他们和“离逝的风”下的那盘棋都排在首位。这说明,那盘棋是他们在GHO下的最后一盘。

    ……难道,和曾云一样,他们也不在了?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往    事


    黄悠又说:“我还发现了一件事,‘离逝的风’下的五盘棋时间间隔都是七天,而且都是晚上10点钟左右。”

    我仔细想想,确实是这样。难道那个“离逝的风”每隔七天就会在网上出现?

    黄悠说:“今天是曾云离开的第四天,如果预料不错的话,三天后的晚上10点‘离逝的风’就会出现。”

    三天之后,6月26日。

    终于等到晚上9点了,我正欲出门去找黄悠时突然想起,把那本日记带去或许能派上用场。

    于是我开箱子,取出那本日记。就在这时,我发现另外一本书中夹着几张黄色的纸,颜色和质感跟那本日记非常相似。

    难道这就是日记的后面几页?我颤抖着手缓缓将它抽出。

    果然如我所料。

    这几页上记载的内容十分怪异,原文如下:

    “民国十一年,六月初八。晚平同衍一长老来访,惟不见青云。说及昨日之事,平长叹。余不解,遂问之。平言,青云已仙去,其面皆凄然之色。余大惊,追问缘由。其言青云坠水而亡。余面若土色,无语,惟有泪不尽。

    ……民国十一年,六月十一。今日同平上祭青云之坟,归时夜已深。途中过一断崖,见一散发人。平面色大变,朝那人而去……平坠崖,而那人不见矣,余大恐,疑是鬼物。

    ……追问下,衍一方言,青云与平皆是因鬼祟而逝。余又问,其言及一往事,余方悟之。暇日前,青云与南阳棋士弈,二人乃世仇,故此局以身家相搏。终时,青云胜,南阳丧气而去。

    衍一又言游颦山之日,南阳身来,言与青云弈之局,有妙手可反胜。青云虽知如此,但以南阳已认输故拒之。南阳狂笑而去,据悉其坠落山崖……

    衍一言罢,便圆寂也。余知此乃南阳棋士鬼魂作祟。……那日余若在场,恐亦是难免。”

    日记所载怎么跟最近发生的事情如此相像?莫非这“离逝的风”便是那个南阳棋士?

    想到这里我看看表,发现已经晚上10点了,于是匆忙离家。岂料途中堵车,折腾到快11点时才赶到黄悠家。

    跟黄悠的家人打了个招呼,我便朝他的房间走去。刚打开房门,我就看到黄悠静静地坐在电脑边,一动也不动。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兆,慌忙冲了过去。黄悠的身上沾满了鲜血。我颤抖着手去试探他的呼吸,可我的手指什么感觉也没有。

    当时我就瘫倒在地。

    救护车来了,我和黄悠的家人七手八脚地把黄悠抬上车,走的时候我偶然扫了一眼电脑屏幕。

    我首先看了看对局的双方:离逝的风与飞着(黄悠的网名)。接下来我看到了那盘棋。严格地说,那盘棋与曾云寄给我的棋谱不同,黑棋在第59手时开始变着,与黄悠所摆的变化图一模一样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妙   手


    警方的结果出来了,黄悠是割腕自杀的。

    回到家时已是夜里1点了。我静静地躺在床上,双眼死死地盯着天花板。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刚刚放暑假,我最好的两个朋友就这样离我而去。

    朦胧间我见到了曾云和黄悠,他们就在我面前弈着棋,有说有笑的。突然间那南阳棋士出现了,紧接着青云和平等人也都来了,满身都是鲜血。

    我突然醒来,满头都是大汗。此时是凌晨3点钟。我没开灯,怕家人担心。我打开了电脑,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。

    我点开了黄悠在GHO的对局记录,把他跟“离逝的风”下的那盘棋调了出来。上面记载着共70手,白中盘胜。黑59没有变着,与曾云寄给我的棋谱完全一致。

    我终于明白了曾云跟黄悠说的那名话。

    双飞微雨,萧萧风,阡陌心气神,屠龙绯月,曾云,黄悠,他们都看见了已经变着了的第59手。

    然而,网络记载的对局谱中,这一手始终没有出现。

    曾云在看见黑59时肯定大吃一惊。

    现在我确定“双飞微雨”等人也都已不在人世。也许他们就是青云等人的后人,或者说是后世。想到这里我苦笑着,没想到我自己也会相信有后世这种东西。

    仿佛看到过这张棋谱的人都会死去。

    那我是否也不例外呢?

    还有七天……或许我不去找他就没事了。

    但我有可能不去找他么?

     7月3 号,杭州某处。

    这七天我都泡在图书馆中,希望能找出点相关的资料。但除了在县志发现写那本日记的人名叫“石箫”外,一无所获。

    我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白忆洁,她是个可爱的女孩。我把事情全部告诉了她,要她在晚上看住我,防止我也像黄悠般做傻事。

    9点30分,我和她找了间网吧,她就坐在我旁边。为保险起见,我让她把眼睛放在我的身上,不要看屏幕。

    之所以选择在网吧而不是在家里,是因为这里的人气旺,或许可以镇邪。

    10点零1分,系统提示“离逝的风”上线。

    他申请同我对局。

    我答应了。

    他执黑先行,右上角星位。

    棋局一步步地按照棋谱进行。我曾经想试试别的下法,但不知为何,每手棋还是按照原来的进程。

    对局时我跟他说话,但他不搭理我。

    黑57,断。看到这手棋我突然感觉血液上升,心脏有种将要破裂的感觉。

    如果白58照棋谱长出,将会遭到黑59的变着的反击,到时白棋必定告负。

    输棋的时候,我是不是也会……

    朦胧中我感觉有一只手在轻轻拍着我的肩膀。

    那是忆,我心中一片温暖。我清醒了许多,伸出手紧紧抓住她。

   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屏幕上的棋盘,脑中闪过一道灵光。我轻移鼠标,落下一子,虚枷(图3)。

图3.jpg
图3:我与离逝的风实战进行:白第58手在本图1位虚枷。其后如继续进行,变化至白15,白棋优势十分明显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结  局

    当我下出那手棋后,“离逝的风”长考许久,然后投子认输,断线而去。

   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,方才发觉自己还握着忆的手,脸微微一红,慌忙放开。

    忆说:“方才你面如金纸,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弄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真的很吓人。”

    我静静地闭上眼睛:“明天,我们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曾云和黄悠去。”

    忆说:“全部解决了?”

    “是的,全解决了。本来南阳棋士认为自己因为昏着而将赢棋给下输了,心有不甘,于是他便冤魂不散,先后害死了青云,平,还有那衍一长老,或许还有那本日记的主人。但他还不想放手,等到了那些人的后世,或者说是后人吧,继续行凶。而方才我让他知道了那盘棋就是他输,所以他本来的执着便烟消云散了……”

    忆打断了我的话:“如果那盘棋真的是他赢,那你会跟云他们一样吗?”

    我苦笑一声:“这个估计只能去问那个南阳棋士了。”


(本文转自围棋天地2006年第2期阡陌行,棋谱取材于日本第一届名人战,坂田荣男执白对宫下秀洋。本故事纯属虚构。)

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6

帖子

4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41
发表于 2017-10-22 23:2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分享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6

帖子

4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41
发表于 2017-10-22 23:3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读来有点怕怕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6

帖子

4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41
发表于 2017-10-22 23:3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午夜棋魂……对,这名字使偶联想到午夜凶玲之类的恐佈片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18

帖子

58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58
发表于 2018-7-25 18:59:4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作者苦心啊.......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18

帖子

58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58
发表于 2018-7-25 18:59:4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作者苦心啊.......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18

帖子

58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58
发表于 2018-7-25 18:59:4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作者苦心啊.......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弈客论坛 ( 沪ICP备15003219号-1 )

GMT+8, 2018-8-15 02:0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