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弈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弈客围棋
查看: 407|回复: 0

赵治勋-胜负师波澜壮阔的大剧情(一)

[复制链接]

108

主题

109

帖子

1018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018
发表于 2017-10-13 15:59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赵治勋今年首次打上韩国棋战

编译按:韩国棋院月刊《围棋》创刊五十周年之际,连载韩国现代围棋史的英雄故事,赵治勋自然列其上。赵治勋故事的众多版本中,此篇胜在细节故事。

少年天才越海登陆日本列岛

  1962年7月31日,金浦机场。年仅6岁,实际看起来还要幼小的男孩牵着中年男子的手正在登机。他还回头向欢送他的家人挥挥帽子。而欢送他的家人心里默祷男孩获得成功,但谁都不曾预想到这个小男孩将来真的以围棋征服日本列岛,成为韩国围棋崛起的指路灯。这个小男孩,自然是赵治勋,而牵他手的中年男子,就是已故的韩国现代围棋的开拓者赵南哲国手。

  6岁的赵治勋渡日前,参加了韩国棋院举办的定段大赛。赵治勋虽然未能定段,但是面对成年棋手取得了4胜3负的成绩,足以兴奋周边的人。

  “没有老师教,就站在大人背后看棋就自通,而且实力逼近职业棋手,真了不起啊。”定段大赛证明了赵治勋的天才性,并迅速促成了赵治勋渡日留学。当时,赵治勋再“天才”也不过是6岁儿童,不可能心怀“学习先进的日本围棋宣扬国威,振兴韩国围棋”等煌煌梦想。

  赵治勋肯离开妈妈的怀抱渡日,是因为受到了“去了日本好吃的饼干可以吃个够,还能坐上天上飞的火车和地洞里跑的火车”的诱惑。当然,赵治勋进木谷道场是受专宠的最小内弟子,好吃的饼干的确能吃个够。不过赵治勋很快明白了“天上飞的火车”是城市轻轨,“地洞里跑的火车”是地铁。

左起林海峰、赵祥衍、赵南哲、赵治勋

  1962年8月2日,日本东京《产经新闻》厅。“木谷道场突破百段纪念仪式”得到了日本十三家报纸和通讯社的赞助。盛况足以证明围棋在日本的热度,而当时恰值日本围棋的黄金期。

  在纪念仪式,赵治勋受让五子和林海峰六段下纪念对局,当时林海峰六段是日本棋坛最受瞩目的希望之星。主持人诙谐地说:“诸位,这个孩子就算娘胎里学棋,还不到七年。”

  青年的林海峰六段高大身躯,在当时的日本棋坛简直就是“巨人”。而他对个坐着小小的赵治勋,挺着腰,双手抱臂,神态傲娇,形成了鲜明有趣的对照。虽然受让五子,但赢下了日本棋坛未来的巨人,小小的赵治勋得意洋洋,这一局也证明了赵治勋的灿烂的前途。当然,赵治勋后来也明白了这一局只是证明了林海峰的中厚人品,鼓励和嘉许同样越海而来的,小小未来之星,而不是赵治勋棋力真的“高超”(后来赵治勋经常说他最尊敬的前辈棋手是林海峰,这非偶然)。

  此后,赵治勋和具有林海峰同等实力的、拥有可怕绰号“天杀星”的同门师兄加藤正夫下了无数盘练习棋,打升降经常被让至九子,灰头土脸。

最年少定段?“迟来的”纪录

傲娇的小赵治勋

  赵治勋并非是心怀“职业定段”的梦想渡日,这一点很快就被证实了。赵治勋在木谷道场的早年“行迹”,充分表明他对成为职业棋手一点兴趣都没有。赵治勋无疑非常聪明,但赵治勋更孜孜于用“聪明”讨大人们的欢心和夸奖。很多“聪明”的小孩都有这种“虚荣”,小小的赵治勋也不例外。

  赵治勋的长兄赵祥衍渡日前已是职业棋手(赵祥衍七段,日本棋院隐退),赵祥衍喜欢带小赵治勋到处转悠。在街上,或者在咖啡屋,小赵治勋就念出来广告、商标上的汉字,每每这时候大人们就惊叹“哇,看这孩子,这么小就能认汉字了,真可爱啊”。

  小赵治勋喜欢大人们赞许的目光集中到他身上,而且塞给他好吃的东西。赵治勋还好奇拥有“职业棋手”身份的哥哥,哥哥的照片经常会登在报纸上。我能不能像哥哥那样了不起呢?围棋对赵治勋的意义,就是在这种念想的延长线上。

  赵治勋留学日本,体现的是长子赵祥衍的意志。赵祥衍作为釜山的“围棋天才”扬名,但是他很快撞到了不可逾越的巨壁。首先是他的叔父赵南哲,而同辈的金寅也是领先他一步。赵祥衍梦想成为韩国棋坛的“最高手”,为此他毅然留学日本。赵祥衍的叔父赵南哲是木谷道场出身,而日本棋坛的巨匠木谷实九段对韩国人抱有友好心,赵祥衍亦投入木谷门下。但是,赵祥衍望着满门几十号师兄弟很快就醒悟过来:19岁想“大器晚成”,已经晚了。

  赵祥衍有了“我已经晚了”了的觉悟后,第一个想到的是家中最小的赵治勋。赵治勋走上职业之路的第一步就这么被哥哥迈出,但是兄弟间“围棋梦想”的距离,正如长子和老幺之间的距离那么长。

  进入木谷道场的早期,赵治勋不是笃于棋业,而是更喜欢腰上别着两把玩具枪扮“牛仔”玩。木谷实督教严苛而出名,但是他放任受他宠的最小的弟子,结果“淘气包”赵治勋的棋力一直不见涨。

  木谷实略略判断赵治勋十岁能定段,然后就“放养”。即“治勋的才能,在道场修业四年足够定段”,但是这个判断忽略了“天才也需要努力”的绝对前提。赵治勋在万般关爱下傲娇虚荣,自然“十岁定段”失败。赵治勋忽然感受到周边冰凉起来的目光陷入了惶惑。

  “还说是‘天才’,没什么嘛。还十岁定段,最后能不能定上也是个事儿。”赵治勋的耳边还吹来这种嘲弄。

2015年12月,赵治勋和小林光一在金龙城杯上

  小林光一大赵治勋四岁,但入木谷门下更晚,而且小林光一投木谷门下的考试棋是和赵治勋下的。小林光一受让两子还输了。赵治勋后来说:被我让两子的小林光一率先定段,这个滋味比死还难受。

  赵治勋在小林光一面前趾高气扬:“就你这棋力根本定不了段!”可是小林光一率先定段,赵治勋每次碰到他必须称“先生”。

  第二年,赵治勋以定段大赛第二名的成绩总算跨过了职业门槛。赵治勋当时虽然创下日本棋院最年少定段(11年8个月)纪录,但是比预期迟了一年。而让赵治勋感到开心的,倒也不是创纪录本身,而是不必再叫小林光一“先生”。

  也就是小林光一定段成为了抽打赵治勋冲段的最响的鞭子。

蓝烈编译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弈客论坛 ( 沪ICP备15003219号-1 )

GMT+8, 2018-8-17 02:1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