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弈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弈客围棋
查看: 645|回复: 0

《弈理拓荒》作者吴定远 数页声明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1

帖子

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7
发表于 2017-11-14 16:44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拙着《弈理拓荒》(已形之部)正面议论甚多;有些读者还在收罗我以前的书作,在此谨声明如下:我在围棋领域真正的写作是从《弈理拓荒》(已形之部)开始的!以前出的书作没有什么价值。我仅收集了一些题目,(也不是我创造的)做了些分门别类的工作。我试图通过写作,提高棋力;同时也赚点稿酬。那些书,并不是书稿合于出版要求,而是人民体育出版社有出版围棋书的任务;棋书作者又太少,我的书稿才勉强凑数。读者错爱,我很惭愧。看到自己写的第一本书《对杀技巧》出版后,发现有些题目解答是错得。由于销量不少,印数4万多册,再版时,我将订正稿寄给出版社,实因这本书太好卖了,出版社仅将原书重印而已,(又两万多册)省心省力。
      我以前出的其他书,情况大多与《对杀技巧》相类,对于着意收罗我以前出的棋书的读者,我诚恳地告诉你们:而今出版业很发达,同类的书多的是;何必要去着意于毫无创意,平庸不堪的习作呢?
      唯有《弈理拓荒》才是我自认为是对围棋文化的一项贡献,值得珍藏。它除了给围棋带来新的思路和方法外,还能提醒读者: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”。它必将提高棋手们对弈内容的质量。
      本来,数学若能进入某领域,那么它必将在某领域有重大的建树。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稀奇的事,数学家华罗庚先生曾撰文发出感慨:“大哉!数学之为用”。
      电话里,时不时有读者问起:(未形之部)何时出版?我很无奈。出版方面不接受我的理论书稿,提议我去香港出版,但进不了新华书店。我不明就里,勉强一式。结果:那本(已形之部)只有卖掉极少量的;还送掉一些;出版方面也拿去一些;3000本书,而今仍有2500本左右,占了我的生活空间。
      我卖不掉;别人翻印我书的,却卖到100/本、88/本的都有;稍便宜一些也有,我也曾亲眼看见这类书,封面不同于我的原书。即使如此,在围棋领域,我还拟完成三本书稿,《隆空必昌》、《弈理拓荒》(未形之部)、《弈林沙沙声》,必不负读者的热切期望。一纸一笔,我可乐趣无穷;经营推销则非我能事。故着三本书进不了新华书店,恐难于读者们见面,乃希见谅。《隆空必昌》主要是解决读者对拙着《弈理拓荒》(已形之部)反馈过来的各类疑问。与此同时,也增添一些实战中可能遇到的官子问题的具体计算,并且推演开来使读者弄懂一题,能知十题乃至几题的窍门,其他内容只能写着看,遇到什么有奥妙的官子就演示计蒜就是,可以了。
    《弈理拓荒》(未形之部)既然有(已形之部)当然应该有(未形之部)这是一本纯粹用数学方法维导出来似关于“大局观”的书。我相信读者看了这本书后,会眼睛一亮。有初中程度的读者,便可通读,没有障礙;不然也大致可以读懂。
     其实这本书稿在“已形之部”出版后也慢慢完稿了。意外地我有五六年受各类环境污染因素所困,使我健康状况急转直下,体重掉了十斤,详情不去说它。这段时期浮生空白。只是书稿找不到了?
    重新来,不打紧!况我又发现新的内容可为理论增色。
   《弈理拓荒》(未形之部)曾完成的那本书稿,有结语如下:
   展望围棋的未来——
   快枪手曹熏鉉在20世纪尚未结束之前,他已在棋盘上拍出21世纪的着法。其速度之快,有如他匹马飞驰——刹那间杨起的尘埃还在升腾;飞一刹那,那飒爽身影已成了地平线上的一奌。泰斗级的大师吴清源先生则指奌了大合之中心供弈众摸索。道可道非常道。
   笔者技痒,聊也预断:
   来日的校枰景致,必将闪烁着数学的光芒。
    是耶?非耶?有忆当年时轮詩。
         时轮
    我欲得化机,信手摩太古。
    回头看时轮,不知去何所。
   注:化机者,造化开万类之玄机也。
    “未形之部”完稿后,成詩一首,放松,放松。
           五月
    了却图文年复年,
    锦绣五月天。
   一番宽慰,一番舒爽,
   任它物变与时迁。
   风光摇曳多妩媚,
   放眼乱緑延,群动乐无边。
   尤堪怜,
   蝶披花影舞翩翩。
  (重写“未形之部”依旧用此结语与五月詩)
   《弈林沙沙声》我最爱看秀行先生写的一些棋书:一道问题,正解图、变化图、失败图、明快的很!不用盘子着上,随处都可以看,最能快速提高棋力。不像有的谱密密麻麻数十步、上百步、一个图,非打谱不可!既吃力、又麻烦、又费时。有多少人会去看它?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 秀行先生的书看多了,不免会发现其中有着法不妥之处;当然,其他书刊中也会有。于是我写下一己之见,极少成多,便可汇集成书。过程中我尝试零星投稿。不料《围棋天地》其审稿者在退稿中有说明:棋圣的棋不是随便什么人批评得了的。另有一图有愚形着法,便是被狠狠批评一番,他大概认为我根本不懂棋,对于那些位审稿者在退稿中所说,我寄了一本《弈理拓荒》(已形之部)给他——李昌镐是“天下第一官子”!
     我是大学里才接触围棋的消遣者,我倒底能把“天下第一官子”的官子批评到什么程度?要让他看看。
    后来,我又在电视上看到你位审稿者在讲棋,内中穿插着我书中的一些用语,诸如“反弹琵琶”,“万人敌手筋”等等,同时,他还渲染了一番,却並不怎么切题。我意识到他是在与我说话,表示“你的书,我看了”。没有意见。我心中暗暗地为他感到高兴:莫非他醒悟过来了!认识到:“山外,可以用山!”
     至于愚形着手,实际上是秀行先生在说明图中下出来的,与我毫无关系。那位审稿者走马看花,造成他狠狠地批评了他所无限崇拜的棋圣——秀行先生!
    太幽默了。
    我继续写我能写的着方面书稿!但由于有了这一过程,我将书稿定名为《弈林沙沙声》
    《隆空必昌》与《弈林沙沙声》的一些内容是可以在报章杂志,连载方式发表的。到时候再成书也未尚不可。有关的报章杂志如有兴趣,可以电话或通信联系商量,我的固话210—54195048,如果我的书有朝一日能够面世,读者们还可以知道“官子和大局观”的理论上的内容,我在大学时代都已彻底搞清楚了!这是半个世纪前的事情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弈客论坛 ( 沪ICP备15003219号-1 )

GMT+8, 2018-8-17 02:1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